最新消息:
  1. 彩神app > 互联网 >
  2. / 正文

江淮汽车排放造假或被罚亿元 扣非净利亏19亿

  目前,来自北京的一纸环保“诉讼公告”,将江淮汽车(5.460, 0.09, 1.68%)

  “绿色是汽车行业必须回答的问题,节能环保事关生死存亡。”这是2016年,江淮汽车集团董事长安进公开发表的观点,然而一语成谶。

  3月29日,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公布的一则“听证公告”,揭露出江淮汽车涉嫌“排放造假”。

  一个多月中,江淮汽车并未主动披露消息,直到5月5日才澄清表示,同型号车辆累计700余台。5月11日,汽车观察员肖红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江淮汽车被处罚金额可能达上亿元。

  而且,2018年,江淮汽车净利润为亏损7.86亿元,扣非净利为亏损18.77亿元。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江淮汽车2018年的净利润和扣非净利均为“历史最差”,而且净利润首次为负。

  有意思的是,2015年至2017年,江淮汽车的政府补助金额共计13.6亿元。而2018年,江淮汽车获得补助为12.78亿元,同比增长268.3%。如果加上2019年一季度的业绩,江淮汽车15个月扣非净利为亏损19.11亿元,同期获得的政府补助高达13.83亿元,陷入“越补越亏,越亏越补”的怪圈。

  而且,江淮汽车“商乘并举”战略已变成“商乘并降”的局面。肖红表示,2018年或将成为江淮汽车业绩的“分水岭”。

  3月29日,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公布的一则“听证公告”,揭露出江淮汽车涉嫌“排放造假”。“听证公告”指出,江淮汽车涉嫌机动车生产企业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的行为,拟进行重大处罚,并在4月15日举行听证。

  根据北京市生态环境局5月5日的公告,江淮汽车在4月11日提出延期举行上述听证的申请,并延期至5月16日进行。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拟被重大处罚”的江淮汽车,并没有主动披露听证会事宜。直到5月10日,江淮汽车才发布一则“澄清公告”。

  公告显示,北京市生态环境局于2018年4月份对江淮汽车新车环保一致性进行抽查,2018年7月份发现公司三台京五状态载货汽车产品疑似存在问题。

  2019年3月29日,北京市生态环境局通知江淮汽车,将于4月15日对公司是否涉嫌机动车生产企业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的行为进行重大处罚举行听证,经公司申请,听证延期至2019年5月16日举行。

  江淮汽车表示,目前公司正联合相关发动机供应商进行深入的技术研究,分析可能产生问题的原因,同时也在积极配合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做好听证环节的相关准备工作。北京地区实施的是京五排放标准,本次抽查的公司三台产品均为京五状态载货汽车产品,经统计公司在北京市场销售的同型号车辆累计700余台,约占公司2018年载货汽车销量的0.29%。 0.29%的看似占比不大,不过江淮汽车在风险提示中表示,本公司发布的信息以公告为准,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风险。

  此次“排放造假”案中,江淮汽车并未公布问题载货汽车的车型、生产日期等具体信息。

  长江商报记者透过产销报告发现,江淮汽车的载货汽车分为轻型货车、中型货车和重型货车,2018年的销量分别为19.18万辆、1.17万辆和4.06万辆,合计24.41万辆。

  资料显示,2013年,北京在国五标准出台前正式实施的机动车排放标准京五标准,此标准相当于欧五级别。不符合排放标准的机动车将不予登记注册。

  近年来,戴姆勒、奥迪、宝马、保时捷、通用等国际知名车企均陷入“排放造假”。

  近日,保时捷子公司同意支付5.35亿欧元(约41亿元),以结束德国斯图加特检察官对其跑车柴油发动机操纵的调查。宝马集团韩国公司也因伪造排放测试文件,遭到韩国法院判罚145亿韩元(约8400万元)。

  有意思的事,奥迪、保时捷均为大众汽车旗下品牌。而大众汽车4月底与江淮汽车所组建的合资纯电动企业项目(简称“江淮大众”),计划投资50.61亿元新建纯电动乘用车工厂。项目达产后,预计年产10万辆纯电动乘用车。

  外界评价,江淮排放造假与大众如出一辙,果然是“臭味相投”,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实际上,江淮汽车拥有造假“案底”。2014年,我国部分地区实施国四排放时,江淮汽车的重卡就被央视焦点访谈曝光过,称其修改车辆合格证上发动机的型号和编码来用国三冒充国四。

  “任何机会主义永远没有前途,做人、做事要靠谱。”“绿色是汽车行业必须回答的问题,节能环保事关生死存亡。”

  2016年,江淮汽车集团董事长安进公开发表了上述观点,这位被看做低调、谦和、理性、务实的舵手,却没有握稳手中的方向盘。

  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法》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机动车船,将没收原材料、产品和违法所得,并处货值金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当前,我国与车企排放造假报以绝不姑息的态度。2018年年初,环保部官网通报了关于对山东凯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和山东唐骏欧铃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违反大气污染防治制度的行政处罚决定,处罚金额3000余万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此前国内从来没有车企因排放造假被环保部处罚,这是国内第一案。

  5月11日,汽车观察员肖红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如果江淮汽车700余辆均存在排放造假,其处罚金额可以达上亿元,“这已是我国部分新能源车企骗补案后,又一起严重的造假事件,因为涉及到环境问题,后果更加严重。”

  4月30日,江淮汽车发布年报显示,2018年营业收入达501.61亿元,同比增长1.95%;净利润为亏损7.86亿元,同比下降282.02%;扣非净利为亏损18.77亿元,而2017年为亏损9314.47万元。

  江淮汽车2001年上市以来,至今已有18年。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江淮汽车2018年的净利润和扣非净利均为“历史最差”,而且净利润首次为负。

  有意思的是,2015年至2017年,江淮汽车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3.47亿元、4.11亿元和6.02亿元,共计13.6亿元。而2018年,江淮汽车获得补助为12.78亿元,同比增长268.3%。

  江淮汽车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46.33亿元,同比增长13.76%;净利润6463.59万元,同比下滑69.13%;扣费净利润为亏损3413.3万元。同期,江淮汽车获得补贴1.05亿元。

  这也就意味着,江淮汽车15个月扣非净利为亏损19.11亿元,同期获得的政府补助高达13.83亿元。

  显而易见,巨额的补贴并未让江淮汽车起死回生,并陷入“补贴越多,亏损越大”“亏损越大,补贴越多”的怪圈。

  “事实上,中国的汽车行业是辛苦的,也是幸福的。辛苦在于激烈的竞争,幸福在于还有一个市场。”安进曾公开表示,江淮汽车的未来研发也将围绕节能减排进行。

  “研发”换成“造假”,安进口中的“还有一个市场”,已渐渐不属于江淮汽车。

  早在2004年,江淮汽车提出“商转乘”战略,2010年又确立“做大做强商用车、做精做优乘用车”的发展战略目标,逐步确立“商乘并举”战略。

  产销快报显示,江淮汽车2018年销售各类整车及底盘46.24万辆,同比下降9.48%,这也是江淮汽车销量连续第二年下滑。2017年,江淮汽车销量为51.9万辆,同比下滑20.58%。而2015年和2016年,江淮汽车的销量分别为58.81万辆和64.33万辆,分别同比增长31.61%和9.4%。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江淮汽车2018年乘用车的销量为19.75万辆,同比下降11.1%;商用车销量为26.49万辆,同比下降8.24%。显然,江淮汽车乘用车销量的下滑速度要快于乘用车。

  产销快报显示,江淮汽车2019年前4月累计销量为16.43万辆,同比下跌12.93%。其中,乘用车销量为6.12万辆,同比下滑17.97%;商用车销量为10.31万辆,同比下滑9.64%。

  肖红表示,江淮汽车已经成为一家依靠补贴才能维系生计的车企,再遭到“排放造假”事件的当头棒喝,2018年或将成为其业绩的“分水岭”。